主页> 福利> 网购优惠> 零售消费

物价离全面上涨还有多远?

作者: 财经郎眼Daily   2018-08-31 11:43

当人们的注意力还在聚焦减税措施、住房压力和金融环境的时候,他们或许没有注意到,身边柴米油盐的价格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这些问题对人们来说更加重要,更加紧迫。

时至八月末,我国夏粮收成统计数据公布,结果着实让人大吃一惊。我国夏粮总产量为13872万吨,同比减少306万吨,下降2.2%。截止8月15日,中国主要产区小麦累计收购量为4105.9万吨,同比去年6139万吨的收购量,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幅度在30%以上。其中河南锐减55.1%,安徽减少45.9%。

根据专业人士分析,今年粮食总体产量仍然属于稳定,但实际上,从2015年以来,三大主要粮食作物水稻、小麦和玉米产量均呈现下滑趋势,如果扩大进口来填补缺口,又将对我国粮食安全产生一定的威胁。

出现供给问题的还有蔬菜领域。最近,很多人关注到了山东潍坊寿光市遭遇到的洪水袭击,寿光是著名的“蔬菜之乡”,拥有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也是全国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寿光蔬菜销往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200多个大中城市,北京市场上70%的蔬菜都来自寿光。

这次洪水让当地蔬菜种植业损失惨重,当地的蔬菜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上涨。据当地人爆料,目前市场上的绿叶蔬菜一斤都在八九块钱左右,香菜的价格更是高得离谱,最高标价为每两5元,也就是50元一斤。作为蔬菜生产大省,山东目前的蔬菜价格水平预计在不久之后就会反映在华北地区居民的餐桌上。实际上,并非山东,从7月开始,全国蔬菜价格连续7周都出现了上涨。

除了蔬菜和粮食,猪肉的价格也成为了CPI(消费者物价指数)的重要推手。早在今年5月,猪肉价格已经出现了转暖的趋势。7月中美贸易摩擦进入实质化阶段,中国正式对美国34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其中包含重要的粮食作物大豆,受此影响,豆油和豆粕的价格出现上涨,而豆粕是猪饲料的主要原料。到了8月,全国部分地区开始出现非洲猪瘟疫情,全国各地扑杀生猪三万多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有不小的影响。

一般来说,猪肉价格在CPI中权重很大,猪肉行情几乎与CPI周期保持一致,因此有理由推测,本轮猪肉行情也有可能带动物价整体上涨。

实际上,物价水平出现上涨已经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从今年年初开始,物价已经有了抬头的迹象,除了非洲猪瘟疫情、山东洪水灾情、粮食减产这些短期因素之外,推动物价上涨的还有一些根本性因素。

首先是市场上的货币依然过多。尽管上半年去杠杆任务比较重,但此前几轮超发的货币依然在流通,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了明显的放缓,货币体量相对于经济体量就显得更多了。

另外,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中国证券市场在今年经历了较大幅度的调整,市场信心严重受挫,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也在持续发力,在市场被严密监管的前提下,楼市和股市作为货币“蓄水池”的效应正在逐渐减弱。从历史经验来看,基建项目对经济产生刺激作用的周期正变得越来越长,在产能过剩与需求疲软的大背景下,资本介入的领域开始试图通过涨价推高利润率,比如最近在大城市发生的住房租金上涨,就会被纳入物价指数中去。

关于物价是否会进一步走高的问题,我们也向财经郎眼的老朋友、独立经济趋势研究专家时寒冰老师征求了看法。

时寒冰:我认为物价水平会进一步上升,今年通货膨胀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一方面我们长期货币投放比较大,另一方面今年以来能源、粮食价格也在上涨。最近我国部分地区发生非洲猪瘟,这会导致猪的供应减少,价格会上涨,再加上寿光前一段时间受灾,蔬菜价格也可能上涨。另外,租金也在上涨,租金也是纳入CPI的,所以可能CPI会涨得比较明显。

另一方面,居民在保卫财富和收入增长方面同样面临着严峻的形势,最近一段时间,先有部分金融产品的风险集中爆发,造成投资者利益受损,后有某些以低价为卖点的购物平台突然走红,再加上如今居民消费品大有抬头之势,“消费降级”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实际上,当下对中国经济的讨论中,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的讨论最为激烈。仍有一部分支持消费升级的人认为,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持续增加,上半年已经接近八成,教育、医疗、旅游等服务类消费持续提升,同时高端消费品、海外购物十分旺盛,这一切好像都有力地支撑了“消费升级”的观点,又与居民“获得感”存在一定的出入。究竟消费是在升级还是在降级?如何解释这种矛盾呢?时寒冰老师也做了一番分析:

时寒冰:我比较赞成消费降级这种说法。尤其是像P2P爆雷、股市持续下跌,这些事件对消费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大家之所以看到消费在增长,实际上有一些并不该被纳入到消费当中的,比如说一些投资,也被纳入到消费当中,这就可能导致消费的数据看起来很好。有没有房子也可以作为一个分界点,它对消费有不小的影响。有房子的人,如果资金宽裕还好,如果按揭贷款买房,那肯定要挤压消费空间,没有房子的人要考虑到将来买房的问题,储蓄也会影响他的消费。所以目前房价的非理性上涨实际上在严重地抑制消费,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物价上涨与收入增长缓慢这组矛盾,恰恰反映了中国社会最根本的矛盾,也决定了中国社会需要考虑的根本问题,一方面是如何创造更多的财富,另一方面是在实现这个目标的道路上,我们该如何协调社会资源,增强人们的获得感,从而反过来促进社会和经济的进步,形成一种创造与共享的双向机制,这或许更加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