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经济生活> 房产生活

调控来做引导是必要的,大多数国民不用为房子发愁的国家中

作者: 银行贷款编辑   2019-10-09 15:07

  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我们的住户部门的整体杠杆率为52.6%,但具体到不同的城市来看,体现出高低不平的状态,较高的城市竟高达96%,风险不容忽视。虽然居民总体杠杆率对比发达国家来说不算高,但在增速上却让人担忧,在2015年年末的时候,杠杆率还是39%,而到2019年年中的时候,这个数据已经达到55%。

  所以用调控来做引导是必要的,大多数国民不用为房子发愁的国家中,他们的楼市基本都是去金融化,以政策的手段把房子往惠民方向引导,像德国和新加坡就是这样的例子。当然我们是14亿人的大国,背景与他们不同,但看一下国内做得最好的长沙市,这些年的表现与其他城市完全不同,生产总值过万亿,但全市的总体房价一直控制得相对较好,最新的房价收入比只有6.4,相比起深圳的36.1要低太多了,而在大城市中几乎也是最低的,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固然是有地域经济差异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其持续的楼市管控战略起了主要的作用,使长沙的房价在以往即使难以脱离上行的大环境,也比别的大城市要合理得多。

  而我们国家对于资源、金融和税都有绝对的掌控权,完全有能力化解风险,在长期施行的楼市调控政策影响下,房价将会有比较大的概率向合理回归,泡沫过大的城市其房价将不可避免地在稳健的前提下缓慢下调。